老模友聊发少年狂,众“鹰雕”一飞闹蓝天

互联网 2018-07-18

7月6日,哈尔滨南郊雨后初晴,清风拂面,凉爽宜人,我市的一群老年航模发烧友在这里聚会,放飞多架遥控航模,共享“飞行”乐趣,共话我市发展航模运动前景。航模运动是通用航空领域的重要一翼,在我省我市有广泛群众基础,众多爱好者自发组织,经常开展活动,年轻人不必说,一些老模友身影尤其惹人注意。7月6日一清早,来自我市交通局、哈工大、工商行等单位的一伙老模友,七人四乘,带着自己心爱的航模宝贝,驱车来到平房哈南新区一处飞行场地,展示自己新作品,过一把飞行瘾。老模友中,安德宏父子是我省我市德高望重的老前辈和年富力强的新教练。在他们的指导下,老模友先后放飞五架航模,飞行十几个架次。第一架开飞的模型,号称“鹰眼雕”,是一架翼展两米、重7公斤的“巨无霸”。此机曾经改装成水机,飞遍我市大江南北。这次恢复原貌亮相,让大家眼前一亮。经过反复调试,“鹰眼雕”在轰鸣的马达声中一飞冲天,像脱笼的雄鹰,上下翻飞,恣意蓝天,一会儿扶摇直上云霄,一会儿俯冲低空通场,飞得酣畅淋漓,人们看得眼花缭乱。“鹰眼雕”着陆后,又有四架航模飞上蓝天。其中两架仿真机样子很特别——两米长的翼展,个头很大,“身材”却很“骨感”——机身没有蒙皮只有骨架,飞到天上只看到主翼和尾翼,但是,飞起来十分平稳潇洒,像两片叶子在白云里飘荡。仿真机落地,两架轻量级电动滑翔机又先后迫不及待飞上天,进行了一番表演。这一天,不仅天公作美,还有哈飞公司正在试飞的直九、运十二多次临空“助兴”,让大家玩的分外开心。老模友们十分关心我省我市航模事业发展,飞行之余,纷纷就我省我市航模事业建言献策,拳拳之心溢于言表。大家认为,现在的“无人机”,其实就是一个“航模+视频监控”合成操作系统,由于有视频能够超视距操控,模型可以飞的更高更远,并执行各种任务。因此,近几年无人机在经济、科技、军事领域得到广泛应用,发展前景不可限量。大家建言,由于城市快速发展,飞行空间日趋狭小,严重影响航模运动开展。我省我市确立大力发展通用航空事业,航模事业作为无人机的基础,必须有一个大发展。老模友呼吁政府有关部门重视航模事业,落实主管机构,制订支持政策,发掘专业人才。当前,要拓展飞行空间,像建公园绿地一样辟建飞行场地,方便开展活动。让航模事业和航模运动在提高科技水平、培养航空人才、丰富文化生活、促进经济振兴中作出新贡献。7月6日,哈尔滨南郊雨后初晴,清风拂面,凉爽宜人,我市的一群老年航模发烧友在这里聚会,放飞多架遥控航模,共享“飞行”乐趣,共话我市发展航模运动前景。航模运动是通用航空领域的重要一翼,在我省我市有广泛群众基础,众多爱好者自发组织,经常开展活动,年轻人不必说,一些老模友身影尤其惹人注意。7月6日一清早,来自我市交通局、哈工大、工商行等单位的一伙老模友,七人四乘,带着自己心爱的航模宝贝,驱车来到平房哈南新区一处飞行场地,展示自己新作品,过一把飞行瘾。老模友中,安德宏父子是我省我市德高望重的老前辈和年富力强的新教练。在他们的指导下,老模友先后放飞五架航模,飞行十几个架次。第一架开飞的模型,号称“鹰眼雕”,是一架翼展两米、重7公斤的“巨无霸”。此机曾经改装成水机,飞遍我市大江南北。这次恢复原貌亮相,让大家眼前一亮。经过反复调试,“鹰眼雕”在轰鸣的马达声中一飞冲天,像脱笼的雄鹰,上下翻飞,恣意蓝天,一会儿扶摇直上云霄,一会儿俯冲低空通场,飞得酣畅淋漓,人们看得眼花缭乱。“鹰眼雕”着陆后,又有四架航模飞上蓝天。其中两架仿真机样子很特别——两米长的翼展,个头很大,“身材”却很“骨感”——机身没有蒙皮只有骨架,飞到天上只看到主翼和尾翼,但是,飞起来十分平稳潇洒,像两片叶子在白云里飘荡。仿真机落地,两架轻量级电动滑翔机又先后迫不及待飞上天,进行了一番表演。这一天,不仅天公作美,还有哈飞公司正在试飞的直九、运十二多次临空“助兴”,让大家玩的分外开心。老模友们十分关心我省我市航模事业发展,飞行之余,纷纷就我省我市航模事业建言献策,拳拳之心溢于言表。大家认为,现在的“无人机”,其实就是一个“航模+视频监控”合成操作系统,由于有视频能够超视距操控,模型可以飞的更高更远,并执行各种任务。因此,近几年无人机在经济、科技、军事领域得到广泛应用,发展前景不可限量。大家建言,由于城市快速发展,飞行空间日趋狭小,严重影响航模运动开展。我省我市确立大力发展通用航空事业,航模事业作为无人机的基础,必须有一个大发展。老模友呼吁政府有关部门重视航模事业,落实主管机构,制订支持政策,发掘专业人才。当前,要拓展飞行空间,像建公园绿地一样辟建飞行场地,方便开展活动。让航模事业和航模运动在提高科技水平、培养航空人才、丰富文化生活、促进经济振兴中作出新贡献。

7月6日,哈尔滨南郊雨后初晴,清风拂面,凉爽宜人,我市的一群老年航模发烧友在这里聚会,放飞多架遥控航模,共享“飞行”乐趣,共话我市发展航模运动前景。

航模运动是通用航空领域的重要一翼,在我省我市有广泛群众基础,众多爱好者自发组织,经常开展活动,年轻人不必说,一些老模友身影尤其惹人注意。

7月6日一清早,来自我市交通局、哈工大、工商行等单位的一伙老模友,七人四乘,带着自己心爱的航模宝贝,驱车来到平房哈南新区一处飞行场地,展示自己新作品,过一把飞行瘾。老模友中,安德宏父子是我省我市德高望重的老前辈和年富力强的新教练。在他们的指导下,老模友先后放飞五架航模,飞行十几个架次。

第一架开飞的模型,号称“鹰眼雕”,是一架翼展两米、重7公斤的“巨无霸”。此机曾经改装成水机,飞遍我市大江南北。这次恢复原貌亮相,让大家眼前一亮。经过反复调试,“鹰眼雕”在轰鸣的马达声中一飞冲天,像脱笼的雄鹰,上下翻飞,恣意蓝天,一会儿扶摇直上云霄,一会儿俯冲低空通场,飞得酣畅淋漓,人们看得眼花缭乱。

“鹰眼雕”着陆后,又有四架航模飞上蓝天。其中两架仿真机样子很特别——两米长的翼展,个头很大,“身材”却很“骨感”——机身没有蒙皮只有骨架,飞到天上只看到主翼和尾翼,但是,飞起来十分平稳潇洒,像两片叶子在白云里飘荡。

仿真机落地,两架轻量级电动滑翔机又先后迫不及待飞上天,进行了一番表演。

这一天,不仅天公作美,还有哈飞公司正在试飞的直九、运十二多次临空“助兴”,让大家玩的分外开心。

老模友们十分关心我省我市航模事业发展,飞行之余,纷纷就我省我市航模事业建言献策,拳拳之心溢于言表。

大家认为,现在的“无人机”,其实就是一个“航模+视频监控”合成操作系统,由于有视频能够超视距操控,模型可以飞的更高更远,并执行各种任务。因此,近几年无人机在经济、科技、军事领域得到广泛应用,发展前景不可限量。

大家建言,由于城市快速发展,飞行空间日趋狭小,严重影响航模运动开展。我省我市确立大力发展通用航空事业,航模事业作为无人机的基础,必须有一个大发展。老模友呼吁政府有关部门重视航模事业,落实主管机构,制订支持政策,发掘专业人才。当前,要拓展飞行空间,像建公园绿地一样辟建飞行场地,方便开展活动。让航模事业和航模运动在提高科技水平、培养航空人才、丰富文化生活、促进经济振兴中作出新贡献。

7月6日,哈尔滨南郊雨后初晴,清风拂面,凉爽宜人,我市的一群老年航模发烧友在这里聚会,放飞多架遥控航模,共享“飞行”乐趣,共话我市发展航模运动前景。

航模运动是通用航空领域的重要一翼,在我省我市有广泛群众基础,众多爱好者自发组织,经常开展活动,年轻人不必说,一些老模友身影尤其惹人注意。

7月6日一清早,来自我市交通局、哈工大、工商行等单位的一伙老模友,七人四乘,带着自己心爱的航模宝贝,驱车来到平房哈南新区一处飞行场地,展示自己新作品,过一把飞行瘾。老模友中,安德宏父子是我省我市德高望重的老前辈和年富力强的新教练。在他们的指导下,老模友先后放飞五架航模,飞行十几个架次。

第一架开飞的模型,号称“鹰眼雕”,是一架翼展两米、重7公斤的“巨无霸”。此机曾经改装成水机,飞遍我市大江南北。这次恢复原貌亮相,让大家眼前一亮。经过反复调试,“鹰眼雕”在轰鸣的马达声中一飞冲天,像脱笼的雄鹰,上下翻飞,恣意蓝天,一会儿扶摇直上云霄,一会儿俯冲低空通场,飞得酣畅淋漓,人们看得眼花缭乱。

“鹰眼雕”着陆后,又有四架航模飞上蓝天。其中两架仿真机样子很特别——两米长的翼展,个头很大,“身材”却很“骨感”——机身没有蒙皮只有骨架,飞到天上只看到主翼和尾翼,但是,飞起来十分平稳潇洒,像两片叶子在白云里飘荡。

仿真机落地,两架轻量级电动滑翔机又先后迫不及待飞上天,进行了一番表演。

这一天,不仅天公作美,还有哈飞公司正在试飞的直九、运十二多次临空“助兴”,让大家玩的分外开心。

老模友们十分关心我省我市航模事业发展,飞行之余,纷纷就我省我市航模事业建言献策,拳拳之心溢于言表。

大家认为,现在的“无人机”,其实就是一个“航模+视频监控”合成操作系统,由于有视频能够超视距操控,模型可以飞的更高更远,并执行各种任务。因此,近几年无人机在经济、科技、军事领域得到广泛应用,发展前景不可限量。

大家建言,由于城市快速发展,飞行空间日趋狭小,严重影响航模运动开展。我省我市确立大力发展通用航空事业,航模事业作为无人机的基础,必须有一个大发展。老模友呼吁政府有关部门重视航模事业,落实主管机构,制订支持政策,发掘专业人才。当前,要拓展飞行空间,像建公园绿地一样辟建飞行场地,方便开展活动。让航模事业和航模运动在提高科技水平、培养航空人才、丰富文化生活、促进经济振兴中作出新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