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前夕,请来华晨宇、乐华七子助阵,映客用一场近1400万人参与的直播给了自己一剂强心针

互联网 2018-06-05

原标题:IPO前夕,请来华晨宇、乐华七子助阵,映客用一场近1400万人参与的直播给了自己一剂强心针

导读

短视频依旧狂热,进入后半场的直播行业开始更冷静地规划未来。

刺猬公社 | 杨雨晨

拿到多个品牌冠名、赞助,牵手英皇娱乐,请来杨千嬅、华晨宇、梁博、乐华七子等20余位明星助阵,“安静”了一年的映客终于借着自己的IP——“樱花女生星光夜”在5月末狠刷了一波存在感。

华晨宇

刚下过雨的广州依旧闷热,映客创始人兼CEO奉佑生一袭浅灰色西装坐在台下,与众高管一起观看演出,格外低调。

直到被主持人汪涵cue到:“老奉,接下来我们会有哪些新的计划,让屏幕内外的人都更加方便、更加开心呢?”

“未来,我们有三个计划,”谈到产品,程序员出身的奉佑生略显兴奋:“第一是映客6.0版本的发布,这是映客直播社交化的一个很重要的尝试;第二,我们会逐渐开放平台所有的资源给主播,让他们成为映客的当红明星;第三,我们计划在线下打造达人空间,为有才艺的人提供一个展示的舞台。”

映客创始人兼CEO奉佑生

当晚,此次星光夜活动直播观看人数近1400万,较去年的1200万略有超出。这一数字,也算给了过去一年如同“坐上了过山车”,起起伏伏的映客一丝欣慰。

“蛇吞象”交易失败

恰巧是去年这个时候,映客抛给全行业一颗重磅炸弹——卖身宣亚国际。

2017年5月宣亚国际发布公告,宣布将与北京蜜莱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即直播平台“映客”母公司)进行重组,预计收购映客至少50%的股权。此前,宣亚国际持有映客0.7423%的股份。

4个月后,这一收购案细节确定,宣亚国际拟以28.95亿元现金收购奉佑生、廖洁鸣、侯广凌、映客常青、映客欢众和映客远达合计持有的蜜莱坞(映客直播)48.25%的股权。这波操作,让很多人直呼看不懂。

毕竟作为直播行业第一梯队的玩家,映客早在2016年9月估值便达70亿元,成为独角兽。

即便当时直播风口不再,接二连三有平台下线或停止服务,但映客、花椒等头部平台拥有一定的流量红利优势,现金流状况良好,加上定期注入的资金支持,映客完全有资格靠自己,在这场淘汰赛中站到最后。

反观宣亚国际,去年2月刚在A股创业板上市,彼时市值72亿。2016年该公司营收4.7亿元,净利润5871万元;映客2016年营收约为43 .38亿元,净利润4 .80亿元。

市值相当,营收能力宣亚国际远不及映客,业内称这笔交易是“蛇吞象”。

然而映客的创始团队及投资人却对这件事持乐观态度。映客投资人,昆仑万维创始人、董事长兼CEO周亚辉就认为这笔交易并非映客“被卖掉”,而是团队资本化的一种选择。

下一步要做什么呢?《南方都市报》曾在映客卖身消息传出后问奉佑生。

"该干吗,就干吗。"奉佑生笑着回了句。

不过,经过7个多月的努力,这桩近29亿元的收购案最终还是以失败告终。

12月15日晚,宣亚国际发布公告称,由于公司未按约定在2017年12月15日之前,发出召开审议本次交易相关议案的股东大会通知,综合考虑本次交易的推进实施情况后,各方一致同意终止本次重组事项,且各方均不因协议终止对任何其他方承担任何形式的违约责任。

当天奉佑生回复新京报记者称,资本化是一个重要节点,手段也多样,映客会在合适的时机选择更合适的方式。

寻求独立IPO

3个多月后,奉佑生就将这句话付诸实践了:3月26日,映客向港交所提交了首版IPO招股书。

映客的选择不难理解,一方面,招股书披露,映客自成立以来共完成三轮融资,合计融资额约4.2亿元,但最近的一次要追溯到2016年9月。

那一年也被称作“直播元年”,直播行业的玩家数、用户数、投资额等多项指标均呈井喷趋势,为了在这场“千播之战”中占据主动,奉佑生听从了周亚辉的建议,疯狂砸钱,以快速吸引用户、提升品牌知名度。

投广告,请明星站台,湖南卫视、江苏卫视、优酷、爱奇艺、腾讯视频、院线影院、LCD楼宇互动屏······年轻人目光所到之处,都有一只大眼萌的猫头鹰——“你丑你先睡、我美我直播”。

短短7个月,映客注册用户数从1000万增至1亿,日活从几万到突破百万,公司估值从2016年1月的3.78亿元直线跃升至9月的70亿元。

“投资人投我的时候,人都没见过,钱就打给我了。”2016创业黑马社群大会上,获选2016年度创业家的奉佑生如此解释“信任”。

但烧钱终究不是长久之计,一方面它就像个无底洞,永远填不满;另一方面被明星吸引而来的用户留存率不高,往往明星的去留决定了他们的去留。映客相关负责人也承认2016年为了进行不同的尝试,在广告宣传上耗费较多。

“无可否认,明星撑场的吸引力不少,可以为平台及节目带来良好的短期效果,但长远而言,核心价值仍在平台所提供的娱乐内容。经历2016年的行业大爆发,直播行业在2017年已经逐渐进入有序发展的阶段,如何更为有效的进行市场及推广,是我们思考更多的战略。”上述负责人说。

再加上在目前直播行业的头部玩家中,映客稍显特殊:虎牙直播背后是欢聚时代,花椒有360,一直播依赖微博,而映客没有可供乘凉的大树,纯靠独立发展。

所以在直播进入下半场,每100个中国移动网民中,就有近22个人是移动直播App的用户的情形下,映客必须通过IPO筹集更多的资金,来应对友商们在完善产品、争夺用户、战略投资上的竞争。

做出IPO选择的可不止映客一家。今年同样是是直播行业寻求资本化的重要一年,也是3月,欢聚时代宣布旗下子公司虎牙直播计划赴美IPO;5月11日,虎牙直播正式在纽交所挂牌交易,成为“直播第一股”。此外,花椒直播、斗鱼直播也均被传将在今年内IPO。

根据Frost&Sullivan(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中国移动端直播月活跃用户由2012年560万增加至2017年1.76亿,预计2022年将增至5亿。移动端直播市场规模由2012 年的1.57亿元增至2017年的257亿元,复合年增长率为200.0%,预期于2022 年将进一步增至978亿元,复合年增长率为30.6%。

从最初的萌芽不被看好,到玩家猛增资本疯狂砸钱,再到风口过去政策收紧,直播行业已完成了一轮洗牌。

“直播行业发展到了今天,绝对不再是盲目追求流量、用户量的烧钱年代。”映客相关负责人告诉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

“直播+”的多种可能

于是,进入2017年,映客安静了下来。广告宣传费用从2016年的7.05亿元降至3.23亿元。少了广告、明星刷存在感,大众几乎没有察觉这一年映客正在“小步慢跑”地做着各种尝试。

尝试与游戏、综艺、公益、文化等不同行业合作,并逐步从UGC向UGC+PGC转型,是映客最大的改变。迎合市场和受众的需要,增开游戏板块;与银河酷娱等团队合作,发力直播综艺,丰富平台内容同时,孵化优质主播;与《歌手》《我是创始人》等电视节目合作,探索“台网联动”的新模式。

映客与《歌手》合作

之后直播答题的出现,更是将直播行业带入高光时刻。映客也是第一批加入的玩家。今年年初,映客上线直播答题的独立App芝士超人,以直播+答题的形式让两个平台间产生协同。借助明星站台出题、设置送分题、“血战到底”等差异化竞争,芝士超人一度非常火热。

但这次尝试最终凉于国家的监管调控。目前,芝士超人直播答题板块暂停,取而代之的是线上麻将、斗地主等热门游戏,奖励金额也从原来的300万降至5万。

芝士超人的广告投放

一系列“直播+”的尝试,以及PGC内容的扩充,弥补了此前映客一直被诟病的素人直播、全UGC内容无竞争壁垒的短板。

招股书显示,映客的平均月付费用户从2016年Q2开始呈现下滑态势。虽用户数稍显增长乏力,但用户粘性较强。映客月均每位付费用户的充值金额在2016年稍显波动,但2017年一直上涨,已由2016年Q1的133元增至2017年Q4的673元,涨幅406%。

另,之前从不与公会、主播签约的映客,也开始与部分优质主播签约,以期打通整个娱乐产业链,推动主播明星化。

以此次“樱花女生”为例。

请来阿娇做集结官,牵手英皇娱乐作为战略伙伴,与梨视频、B612等社交媒体组成樱花新娱乐联盟。今年的“樱花女生”不仅仅是一次盛典、一档综艺,还是直播平台打通娱乐产业上下游的一次尝试。

阿娇是今年映客“樱花女生”集结官

最终评选出来的“樱花女生”三强除了收获平台线上独家资源外,还会有综艺录制、商业广告等露出机会。

冯提莫、周二珂等主播的蹿红已经印证了这一模式的可行性,但映客能否如法炮制或更上一层,有待观察。

可以看出,发展至今,映客早已不止是一个直播平台。映客相关负责人也提到:“泛娱乐直播是我们发展的方向,直播行业的日子较短,也因此可能性可以无限。直播能给予不同的模式、内容无限的可能性。”

“樱花女生”们

而另一边短视频行业用户规模已超4亿,热度依旧不减。

对于“短视频受众更广,分流了直播用户”的声音,映客方认为短视频对直播的主要影响是用户时间的争夺。但短视频、信息流产品、游戏、直播······所有的娱乐方式都是在争夺用户时间。

单看短视频与直播,二者在内容形态、用户体验上差别不小。基于直播实时交互的特性,映客认为5G时代的到来能给整个行业带来更多的可能性和更广泛的娱乐性,直播在未来3-5年有很大的增长空间。

“用户流量的建立和扩大已非今天的直播平台的主要目标。我们是要更好地提升变现能力,运用大数据为用户提供最佳的娱乐。”上述负责人说。

杨雨晨

关注综艺、音乐、影视领域

微信号:yangyuchen0327

合作、转载事宜请联系微信号yunlug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