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众一芯』群联写下存储控制器产业霸主传奇一页,揭秘与东芝、金士顿大厂翩然共舞秘诀

互联网 2018-05-31

原标题:『万众一芯』群联写下存储控制器产业霸主传奇一页,揭秘与东芝、金士顿大厂翩然共舞秘诀

不单是全球 NAND Flash 芯片技术掌握在三星、SK海力士、东芝、美光、西部数据、英特尔这些国际大厂手上,与 NAND Flash 芯片必须紧密配合的闪存控制器,也有 80% 的份额被这些国际大厂紧紧握住,极度少数能打破大厂垄断局面的,就属潘健成领军的群联电子。

群联电子是全球独立 NAND Flash 闪存控制器龙头,其创业故事也是存储产业的传奇。2000 年由潘健成和另外四个年轻小伙子成立,群联的英文名字“ Phison ”意思为“ five persons ” (五人创业团队),共同打拼长达 18 年的五个人,现在仍是群联的核心灵魂。

群联是全球除了三星、SK海力士、东芝、美光、西部数据之外,少数能提供 SSD 、 SD 卡、 microSD 卡、 UFD 、 UFS 、嵌入式 eMMC 芯片技术的公司,更获得日本半导体大厂东芝、全球存储模组龙头金士顿青睐成为长期的投资方和策略合作伙伴。

潘健成是存储产业一波波再创奇迹、再攀高峰的见证者。他表示,群联刚刚创立的时候,也就是在 2000 年的旧经济环境下,一个人对 NAND Flash 的使用量包括手机、数码相机等合计约 48MB 。到了 2015 年左右,因为智能手机已经成为我们日常生活中的必需品,一个人对 NAND Flash 使用量已达 608GB ,在这 15 年间的增加高达 1.3 万倍。

潘健成也预估,到了 2020 年智能手机内建NAND Flash将达 512GB,加上高速运算( HPC )、物联网、汽车等围绕在我们日常生活的应用,对于存储的需求会再次出现爆炸性增长,个人 NAND Flash 使用量将达 6976GB ,我们跨入NAND Flash 无所不在的时代。

群联也在合肥成立合肥兆芯电子,专攻智能车联网、移动支付领域。

潘健成认为,存储控制器市场在 2020 年后很难有新进者加入,因为“技术”不是这行业最困难的关卡,如何摆平“政治”问题,才是在行业中胜出的诀窍。

举例而言,三星、SK海力士、东芝、英特尔、西部数据这些半导体大厂中,不少是群联的客户,但矛盾的是,这些大厂内部也都有培养自己的存储控制器技术团队,等于是和群联做竞争,彼此是亦敌亦友的关系。

群联要把这些客户”侍奉“好,秘诀就是要把芯片做得比他们内部技术团队更高效能、更便宜、服务又要更灵活,这完全不是简单的工作,群联这 18 年一路走来,规模不断壮大的同时,也是如履薄冰。

换言之,如果有新的芯片公司想加入存储控制器市场,技术虽是第一道进入门槛,但如何和这些国际大厂保持友好,但实际却是暗地竞争的关系,当中拿捏是非常不容易的。

如果避开 NAND Flash 大厂的地盘做生意呢?潘健成分析,全球消费性 SSD 市场(Client SSD )市场一年的出货量只有 1.5 亿颗,当中 70 %都隶属于 NAND Flash 大厂,用来捆绑他们自己的 NAND 芯片销售。

剩下的独立消费性 SSD 市场仅有约 5000 万颗吸收量,就算分给三家芯片公司,也根本养不起一家独立的存储器公司,因为SSD的技术开发投资金额非常惊人。

在这个行业内要生存,必须要与NAND Flash半导体大厂共舞,这是生存之道也是秘诀!

正当国内对于存储行业如痴如迷之际,潘健成将于 DeepTech 深科技 于 6 月 2 日主办的半导体产业大势论坛中,为大家带来更多存储产业的前景分享,以及分析行业内的奥妙之处,敬请期待。

在此次峰会中,将从设备材料、开发设计、生产制造、乃至行业应用,探讨如何厚植深耕中国半导体芯片产业的核心实力;更将从全球视野、竞争消长、生态协同,剖析中国新一代科技产业将如何在世界竞争战场中取得具关键影响力的战略位置的布局策略。

此次 DeepTech 深科技联合富士康科技集团、中科创星于 2018 年 6 月 2 日举行 “万众一芯,点石成晶” 北京峰会,汇集数十位纵横全球科技产业的领袖精英级人物,将在当天丰富的全日议程中,为到场参会来宾深度剖析中国科技产业新一波大潮将至的机遇与方向。

-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