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草大产业小草大战略(二)

互联网 2018-04-26

另一方面,自2000年起的十余年来,国家拿出上千亿资金进行京津风沙源治理工程,治理主要针对位于北京市周边的河北省、山西省、辽宁省和内蒙古自治区内退化、沙化的草原,很好地抑制了沙尘源的扩大。

问:草原生态处于维护阶段,国家投入较多,如何使草原经济产生反哺效益?

问:草原生态处于维护阶段,国家投入较多,如何使草原经济产生反哺效益?

卢欣石:从可持续发展的角度看,国家仍然在探索新的草业发展模式,即探索如何在保护生态环境的前提下进一步发挥草原生态系统的功能。草原生态系统包括生产者、消费者、分解者三个组成部门。生产者指牧草,牧草通过太阳能转化成为碳水化合物,为消费者和分解者提供有机物质和能量;消费者指食草动物及其后续食物链,生产与消费之间形成了草原物质流动转移系统;分解者再将动物粪便、尸体等转化成为草原营养物质的来源。从牧草到牲畜再到微生物,草原有机物质由此得以循环,这是保证草原生态系统经久不衰的根本动力。因此,草原得到植被恢复后的任务就是建立起平衡的生态体系,从而保证物质流、信息流和能量流能够各自发挥平衡作用。

下一步需要考虑的是,草原在维护生态系统的安全的基础上,还要提供优质的、安全的畜牧产品,保证农牧民和城市居民得到安全的畜牧食物供应。从这个意义上说,优质高效的草地系统除了要保证天然草原的植被保护、合理利用这两个方面外,还要保证在有条件的地区建立起高效优质的多年生草地,从而提高草地生产力(产草量是天然草原的10-100倍)。我们要不仅仅要保守地维持草原生态,更要积极开发建设优质、健康、有活力的草业。从战略意义上讲,优质、健康、有活力的草业关系到生态安全、食物安全、社会安全、能源安全四个方面。生态安全指的是草原是保护生态环境的绿色屏障;食物安全指的是优质的牧草可保证牛奶、肉、蛋、毛、皮等畜牧产品的优质高产;能源安全指的优质的生物质能源来源于优质的草本植物;社会安全指的是保障生活在草原区的40多个少数民族的生活质量,从而保障社会安全。

习近平总书记在内蒙古视察的四个企业中有两个是草企业。总书记接见了这两个草企业的董事长,并对他们所做的草原保护、草地生产工作给予了肯定。习近平也对由9个院士所写的耕地农业向粮草间作农业转变的建议书,做出了批示。因此,我们说“小草大产业、小草大战略”,就是说草业具有很重要的战略意义,得到了中央的重视。

问:草产业现在面临哪些困难和挑战?

问:草产业现在面临哪些困难和挑战?

卢欣石:“婴儿奶粉”事件之后,牛奶质量安全引起国人的深刻关注。为了防止类似事件继续发生,保证原奶的收购安全,有关部门不得不修订1986年制定的原奶收购标准,将乳蛋白率由原来的2.95%减低到2.8%。这一修订被舆论界惊呼为“一夜倒退25年”,让“中国原奶质量降到了全世界最低”。原奶乳蛋白的国际标准是3.0%,发达国家可以达到3.2%-3.8%。我们却在25年前的低水平下继续降低质量水平。客观的讲,这样做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的权宜之计,但是,原奶的质量问题并没有得到真正的解决,甘肃、青海、吉林等省市最近又陆续曝出三聚氰胺超标奶粉事件,甚至超标达500余倍,再次促使我们深思这个问题。

原奶质量安全问题有多种原因,危机的根源却在于蛋白原料不足。要从根本上消除这种现象,必须首先解决蛋白饲料的问题,从饲草料抓起,从源头上保证牛奶的质量和数量安全,实施科学饲养,才是奶牛养殖业的安全高效之路。

所以我们要树立一些理念,当个问题直接关系到我们当前苜蓿和饲草产业发展当中和传统理念的矛盾。多年生人工草地是缓解天然草原压力的重要途径。也许这个问题还需要进一步深入的讨论和论证,但是在天然草原面临生态保护的日益压力下,草原的出路在那里,当阿鲁科尔沁旗用几十万亩荒漠化的、没有生产能力的草原,建立了高效的饲草产业,这是否为草原保护的另一条有效途径。这也许在社会中认识是不一致的,但我认为要科学地对待这个问题,要用时代进步的观点来看待这个问题,而不能一味保守的站在某一个部门的角度来谈草原保护问题。

发展草产业是土地扭转、结构挑战的最好选择。这是当前我们在面临的农业结构调整、传统的农业转变和土地流转过程中,究竟草业能在当中发挥什么作用,包括我们在鄂托克旗建立的将近10万亩的优质高产苜蓿,全部是通过农民的土地流转过来的。

要像种粮食作为一样种植牧草。给温总理写“建议大力推进我国苜蓿产业化”建议书中,四个建议第一条是把苜蓿种植纳入到作物的生产体系当中,像种粮食作为一样种植牧草,同时要建立我们饲草生产的纳入到国家种植业中去。目前我们的苜蓿种植都是在最贫瘠、不适合种植粮食的土地上才慢慢开始种植饲草业。

豆科人工草地是农业耕地的最好储备。苜蓿不仅是饲草业,也是优质耕地的开拓者,因为苜蓿当18亿亩耕地红线收到调整后可储备。

种植牧草是第一产业,加工牧草是第二产业。就是说我们不能满足于种植牧草,如果按照统计,我们苜蓿的种植面积是5000多万亩,但是我们仍然是世界第二大的苜蓿进口国。所以仅仅种草是不行的,尤其在产业化和商业化下,我们要注重加工业。

简单归纳一下草业面临的挑战。首先是政府,政府的第一个挑战是如果把草产业调整进行业规划当中去,第二个是如何能把我们草产业的产值进入我国国民经济统计中去。其次是企业,主要是如何解决与农民征地和与农民分利的问题。再有就是资本。资本是带有投机性的,行业准入杜绝资本的炒作,首先需要考虑事业的持续发展。最后是科技,一直以来是建立在小农经济下的科技,许多研究的品种不是针对产业化的,我们的科技仍然落后于产业的发展。

草产业是独立的产业,不是畜牧业的附属产业,二者是关联的产业但非附属产业,否则永远挑不出产业发展的圈子。

问:草业发展在国家层面该如何建立起顶层设计?

问:草业发展在国家层面该如何建立起顶层设计?

卢欣石: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系统的草业顶层设计,但是有对草原的生态建设规划和牧草生产区域规划。草业协会、国家牧草技术体系及实验站、农业部草原监理中心、全国畜牧总站都从不同的角度提出过草业发展规划。现代草业不再是畜牧业的附属产业,而是具有重要安全意义的独立产业,因此草业的顶层设计需要全社会的关注和各个部门的共同协作。例如,草原作为畜牧业饲料的主要来源,畜牧食品安全需要食品安全部门的共同管理;草原中林草结合的部分需要林业局和农业部共同管理;草原作为水源涵养地,需要水利部门的共同管理;草原作为特有的地理类型,特别是青藏高原区域的草原,需要环保部门、气象部门的共同管理;草原文化与历史传承则需要文化部门的参与。总的来说,把草原变成畜牧业生产基地、生态保护屏障、生物多样性保护基地和草原文明保存场所需要各个部门的协作。(杜涛)(责编:李培胜、吕倩)(原标题:小草大产业小草大战略)本文来源:海外网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12显示全文

卢欣石: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系统的草业顶层设计,但是有对草原的生态建设规划和牧草生产区域规划。草业协会、国家牧草技术体系及实验站、农业部草原监理中心、全国畜牧总站都从不同的角度提出过草业发展规划。现代草业不再是畜牧业的附属产业,而是具有重要安全意义的独立产业,因此草业的顶层设计需要全社会的关注和各个部门的共同协作。例如,草原作为畜牧业饲料的主要来源,畜牧食品安全需要食品安全部门的共同管理;草原中林草结合的部分需要林业局和农业部共同管理;草原作为水源涵养地,需要水利部门的共同管理;草原作为特有的地理类型,特别是青藏高原区域的草原,需要环保部门、气象部门的共同管理;草原文化与历史传承则需要文化部门的参与。总的来说,把草原变成畜牧业生产基地、生态保护屏障、生物多样性保护基地和草原文明保存场所需要各个部门的协作。(杜涛)

(责编:李培胜、吕倩)

(责编:李培胜、吕倩)

(原标题:小草大产业小草大战略)

本文来源:海外网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本文来源:海外网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12显示全文

1

1

2

2

显示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