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学生会后,我仿佛走上了人生巅峰”

互联网 2018-04-26

原标题:“进入学生会后,我仿佛走上了人生巅峰”

01

昨晚12点,我接到男友的一个电话,“亲爱的,我睡不着。”我忍住被吵醒的不耐,“怎么了?”

“我学生会面试通过了!”男友刻意压低的声音里透着狂喜。

我一个激灵清醒过来,渐渐想起来那个他在面试前就跟我吹得天花乱坠的神秘组织——学生会。

进入该组织意味着你将可以接触到学校里的核心人物,比如杀伐决断毫不手软的学生会主席,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团委老师;

意味着简历上多了这么精彩一笔,各大企业的HR都会对你青眼有加;

意味着从此平步青云,走上人生巅峰。

当然,这些都是据他所说。

但我还是立马表现出与有荣焉的样子,迅速脑补出男友指点江山,霸气侧漏的模样,声音里带上几分谄媚:“亲爱的,你真棒!”还没等我说一句,他又在那头热血沸腾起来,誓要为学生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得得得,您那忠心留着给主席表去。”

挂掉电话,我被他突如其来的鸡血弄得也失眠了,开始翻来覆去烙起另外一张“煎饼”。

男友第一次值班,作为小小“基层群众”的我按捺不住好奇心,到达神圣的学生会办公室门口等他。

透过办公室门上的那一小块玻璃,我看到男友正襟危坐在办公桌前,伏案奋笔疾书,时而紧紧蹙眉,时而面露微笑,不时端起桌上冒着热气的茶杯咂摸一口。

看着眼前这个故作成熟的人,我怎么也不能把他和平时嬉皮笑脸惯了的男友联系起来。

办公室内其他人也各司其职,哪怕只是在写一个普普通通的计划书,脸上都是一副神圣而虔诚的神情。

只见一高贵冷艳、美丽不可方物的学姐正在大声训斥面前的小干事,其严厉连我在窗外都能感受到刺骨的煞气。

我从窗缝里听见一句,“你现在这样毛毛躁躁,以后走上工作岗位,领导敢把重要的工作交给你吗?”小干事怯懦着往后退了一步,一副下定决心痛改前非的样子。

我心想是什么重要大事被小干事搞砸了呢?仔细一听,原来是小干事忘了从门卫那里拿老师的订的报纸。

值班结束,男友出来后开始兴冲冲地向我一一数起他今天为学生会建设洒的热血。直到最后他说到“去南门帮团委老师取了个快递”,我忍不住挑起眉毛,用怀疑的眼光看着他,但见他乐在其中的样子,到底也没将白眼翻到天灵盖。

学生会就像一个格外强大的磁场,每一个身陷其中的人,仿佛都是小小的铁屑,不可自控的弯曲着。

然而因为这光荣伟大正确的学生会事业,我和男友在一起你侬我侬的甜蜜时刻却大打折扣。

男友在听到我热情洋溢的约会邀请时,不再麻溜儿地买好票和大份爆米花颠颠儿跑来接我下课。

在看到我独自一人在图书馆看书写文章时,不再一如既往地陪伴我。

而是厉声严色的一句“我今晚要赶个策划书。”

02

渐渐地,我发现他有些走火入魔了。我曾经痴迷的白衣少年也慢慢被一些复杂的气息取代。

学生会很快就换届选举,为了彰显自己大公无私的献身精神而顺利走上仕途,男友开始“选修课必逃,必修课选逃”,花费大量时间投身到学生会的工作当中。

每当我好心劝他再这样下去将会门门功课亮红灯时,他立马摆出一副“夏虫不可语冰”的样子,大手一挥指向远处的条幅、展板和摊位——他所谓的劳动成果,不屑一顾道:“你们这些不求上进的人是不会懂的。”

天知道他只不过是把展板从南门搬到了北门而已。见我不为所动,他又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搬出“燕雀安知鸿鹄之志”的大道理来教育我。

好,我就来看看你到底是那天鹅还是那只会卖力气的蠢鹅。

临近选举,男友愈发把学生会工作大包大揽,一有时间就往老师、主席跟前凑,跑腿的活儿也抢着做。与此同时,他开始和他的那些“同僚”夜夜流连烧烤摊,直到酒足饭饱,被身边人簇拥着“部长长部长短”时才心满意足。

“行了!酒喝到位了,主席没跑了!”他打着酒嗝一脸神秘地告诉我。我转过头避开了他酒气熏天的嘴巴。

望着他满脸的油光和渐渐挺起的肚腩,我仿佛看到十年后跟在领导后面,精于钻营“跟屁虫”,心里不由亮起黄牌,开始重新考虑我们这段关系。

03

换届选举当天,男友换上了正装,一头乱毛在涂过发胶后老老实实地贴在头皮上,黑皮鞋擦得锃亮,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要去联合国进行演讲。

经过不怎么紧张激烈的角逐,选举结果出来了!

学生会主席花落,隔壁老王。

坐在后排的我忍不住冷笑一声,这头蠢鹅。

男友不死心,跑到上一届主席跟前细数自己为学生会而“献身”的过往。

主席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眼镜看着男友,疑惑道:“同学,你是?”

昔日夜夜笙歌的“好兄弟”纷纷从他身边挤过去,重又簇拥在老王身旁。男友不可置信地喃喃道:“我爱学生会啊,可是……”

一个星期后,我向男友正式提出分手。他激动地质问我:“是不是因为我没有当上学生会主席?!”

而这一回,我终于把白眼翻到了天灵盖上。

(部分素材来自镇守海,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