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爸亲妈 我想见见你们

互联网 2018-04-10

(原标题:亲爸亲妈 我想见见你们)

昨日下午,兰妮妮正在进行透析治疗。她说,22年过去了,很可能见不到亲生父母,虽然会有遗憾,但也不能强求" class="group1" >

昨日下午,兰妮妮正在进行透析治疗。她说,22年过去了,很可能见不到亲生父母,虽然会有遗憾,但也不能强求" class="group1" >

昨日下午,兰妮妮正在进行透析治疗。她说,22年过去了,很可能见不到亲生父母,虽然会有遗憾,但也不能强求" class="group1" >

如果不是这场重病,她不会知道,养育自己22年的家人,竟不是血亲家人用悉心照顾和陪伴,给了她求生的勇气,还想帮她圆一个心愿――如果不是患上尿毒症,恐怕兰妮妮永远都不知道,22年来养育和陪伴她的家人,竟不是血亲。不过,也正是他们,让她有了好好活下去的勇气……以为感冒了但一直不见好转2016年12月6日,在北京一家食堂档口做服务员的兰妮妮觉得自己“感冒了”,她没太在意,吃了点药。没想到,几天后,病情严重到无法继续工作。于是,她回到彬县老家,到诊所开了点儿药,两三天后,病情仍不见好转。“1月10日晚上,实在太严重,就去了县上医院,被诊断为病毒性心肌炎。”11月26日,兰妮妮的哥哥兰文科说,“医院说人已经抢救不过来,没办法了。我给在延安大学咸阳医院工作的小姨打电话求助,12日晚连夜将妹妹转至该院,后最终被确诊为:肾功能衰竭(尿毒症);肾性贫血;肾性高血压;急性左心衰。”“肾性贫血、肾性高血压、急性左心衰,这些都是尿毒症的并发症。”昨日下午,延安大学咸阳医院肾病科主任王卫军说,尿毒症的治疗办法有两个方案:第一,规律透析,每周需要做2-3次;第二,肾移植。“如果是血液透析,要一直做下去,直到生命终结,在此过程中,病人的免疫功能会非常差,稍微受凉、拉肚子等,病情就会加重,诱发感染,严重时甚至危及生命。”王卫军说:“像兰妮妮这样二十来岁的女孩,理论上首选肾移植,换取健康的肾脏,就不用一星期两三次往医院跑,只需要服用一些抗排异反应的药,监测药物的浓度,进行剂量调整,时间相对灵活。”第三次住院腹部积水严重2017年1月,在延安大学咸阳医院住院10天后,兰妮妮病情有所好转,吃着西药做透析,不过,家人觉得不甘心,又辗转西安多家医院检查,最终还是被确诊为尿毒症。“七八月份,在西安住了20多天院,感觉还可以,人看起来挺精神。”兰文科说,“出院时,医院开了些药带回家吃,但是两个月后,病情严重了,她体内的水全部积在肚子。”今年11月,兰妮妮第3次住院。这次住院,让兰妮妮家人害怕了,身高1米56的兰妮妮,体重只有40公斤左右。由于太瘦,她的双腿撑不起裤子,腹部却高高隆起,像怀孕了似的。兰文科说:“听别人说这种病的存活期,有说几周的,有说几个月的,也有说几年的,我们怕……所以想让她见见亲生父母。”22年前在陈杨寨附近被抱养“1995年阴历三月初六(正好是清明节,公历4月5日)早上8时许,陈杨寨转盘靠南的村口,在一户有石狮的人家门口,放着一个襁褓。绿褓单上织有两只白色的熊猫,黑竹叶。外面包着一条被面有粉红色竹叶图案的被子。”昨日,兰妮妮的养母孙爱侠说,“当时头发还是湿的,脐带也没摘,还是房东带着我到附近的一家诊所里,给娃把脐带摘了。”后来,孙爱侠将兰妮妮的出生日期与自己前一年出生的女儿改为同一天,报了户口。兰妮妮的养父兰群羊患有小儿麻痹症,不能干重体力活。“娃长那么大了,怎么能说放弃就放弃,只能尽力而为。”兰群羊说。“我们从来没想过放弃。”兰文科说,1月份被确诊时,妹妹曾经有3天拒绝接受治疗。“爸妈每天都端着药坐在她身边哭。”兰文科说。或许家人给了她求生的勇气,之后,兰妮妮再也没有放弃过。>>当事人说兰妮妮:满怀希望寻找亲人但知道很可能见不到“最开始做透析的时候,身体反应特别强烈,晕眩、呕吐、昏倒,我接受不了。”昨日,兰妮妮说,这个病特别折磨人,起初她不愿意透析。现在,她每周去医院做两次透析,每次都能忍耐过去。现在,兰妮妮的养母在彬县老家照顾兰文科10个月大的孩子,而兰文科夫妇和兰妮妮则租住在西安,作为一名保安,兰文科工作之余都在忙妹妹的事,妻子田爱敏则专门辞了职,负责照顾兰妮妮。“感觉哥哥都没有休息的时间,特别累。”昨日,兰妮妮哽咽地说,如果她的病最终结果不理想,她依然很感谢家人,希望家人都能够健康。她说,现在的家人都对她很好,而她也并不怨恨亲生父母,对于见亲生父母,虽然满怀希望,但兰妮妮知道,22年过去了,很可能见不到。“虽然会有遗憾,但也不能强求。”她说。 华商报记者 史嘉婷

如果不是这场重病,她不会知道,养育自己22年的家人,竟不是血亲家人用悉心照顾和陪伴,给了她求生的勇气,还想帮她圆一个心愿――

如果不是患上尿毒症,恐怕兰妮妮永远都不知道,22年来养育和陪伴她的家人,竟不是血亲。不过,也正是他们,让她有了好好活下去的勇气……

以为感冒了但一直不见好转

2016年12月6日,在北京一家食堂档口做服务员的兰妮妮觉得自己“感冒了”,她没太在意,吃了点药。没想到,几天后,病情严重到无法继续工作。于是,她回到彬县老家,到诊所开了点儿药,两三天后,病情仍不见好转。“1月10日晚上,实在太严重,就去了县上医院,被诊断为病毒性心肌炎。”11月26日,兰妮妮的哥哥兰文科说,“医院说人已经抢救不过来,没办法了。我给在延安大学咸阳医院工作的小姨打电话求助,12日晚连夜将妹妹转至该院,后最终被确诊为:肾功能衰竭(尿毒症);肾性贫血;肾性高血压;急性左心衰。”“肾性贫血、肾性高血压、急性左心衰,这些都是尿毒症的并发症。”昨日下午,延安大学咸阳医院肾病科主任王卫军说,尿毒症的治疗办法有两个方案:第一,规律透析,每周需要做2-3次;第二,肾移植。“如果是血液透析,要一直做下去,直到生命终结,在此过程中,病人的免疫功能会非常差,稍微受凉、拉肚子等,病情就会加重,诱发感染,严重时甚至危及生命。”王卫军说:“像兰妮妮这样二十来岁的女孩,理论上首选肾移植,换取健康的肾脏,就不用一星期两三次往医院跑,只需要服用一些抗排异反应的药,监测药物的浓度,进行剂量调整,时间相对灵活。”

第三次住院腹部积水严重

2017年1月,在延安大学咸阳医院住院10天后,兰妮妮病情有所好转,吃着西药做透析,不过,家人觉得不甘心,又辗转西安多家医院检查,最终还是被确诊为尿毒症。“七八月份,在西安住了20多天院,感觉还可以,人看起来挺精神。”兰文科说,“出院时,医院开了些药带回家吃,但是两个月后,病情严重了,她体内的水全部积在肚子。”今年11月,兰妮妮第3次住院。这次住院,让兰妮妮家人害怕了,身高1米56的兰妮妮,体重只有40公斤左右。由于太瘦,她的双腿撑不起裤子,腹部却高高隆起,像怀孕了似的。兰文科说:“听别人说这种病的存活期,有说几周的,有说几个月的,也有说几年的,我们怕……所以想让她见见亲生父母。”

22年前在陈杨寨附近被抱养

“1995年阴历三月初六(正好是清明节,公历4月5日)早上8时许,陈杨寨转盘靠南的村口,在一户有石狮的人家门口,放着一个襁褓。绿褓单上织有两只白色的熊猫,黑竹叶。外面包着一条被面有粉红色竹叶图案的被子。”昨日,兰妮妮的养母孙爱侠说,“当时头发还是湿的,脐带也没摘,还是房东带着我到附近的一家诊所里,给娃把脐带摘了。”后来,孙爱侠将兰妮妮的出生日期与自己前一年出生的女儿改为同一天,报了户口。兰妮妮的养父兰群羊患有小儿麻痹症,不能干重体力活。“娃长那么大了,怎么能说放弃就放弃,只能尽力而为。”兰群羊说。“我们从来没想过放弃。”兰文科说,1月份被确诊时,妹妹曾经有3天拒绝接受治疗。“爸妈每天都端着药坐在她身边哭。”兰文科说。或许家人给了她求生的勇气,之后,兰妮妮再也没有放弃过。

>>当事人说

兰妮妮:

满怀希望寻找亲人但知道很可能见不到

“最开始做透析的时候,身体反应特别强烈,晕眩、呕吐、昏倒,我接受不了。”昨日,兰妮妮说,这个病特别折磨人,起初她不愿意透析。现在,她每周去医院做两次透析,每次都能忍耐过去。现在,兰妮妮的养母在彬县老家照顾兰文科10个月大的孩子,而兰文科夫妇和兰妮妮则租住在西安,作为一名保安,兰文科工作之余都在忙妹妹的事,妻子田爱敏则专门辞了职,负责照顾兰妮妮。“感觉哥哥都没有休息的时间,特别累。”昨日,兰妮妮哽咽地说,如果她的病最终结果不理想,她依然很感谢家人,希望家人都能够健康。她说,现在的家人都对她很好,而她也并不怨恨亲生父母,对于见亲生父母,虽然满怀希望,但兰妮妮知道,22年过去了,很可能见不到。“虽然会有遗憾,但也不能强求。”她说。 华商报记者 史嘉婷

(原标题:亲爸亲妈 我想见见你们)

本文来源:华商网-华商报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本文来源:华商网-华商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