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花股份:高管增持1万元“糊弄”监管,虎骨酒吹了十余年还未上

其他 2018-06-02 17:43:57 金花

原标题:金花股份:高管增持1万元“糊弄”监管,虎骨酒吹了十余年还未上

昨日(5月31日),金花股份(600080)遭资本市场“报复”,股价盘中闪崩,盘中一度跌停,截止收盘,股价重挫5.69%,报9.77元。

股价“跳水”,一般情况下,一定是上市公司放出了利空的消息而导致的结果。但奇怪的是,金花股份股价变动的前一晚明明宣布的是高管增持的消息,却在一瞬间惹得众人嫌。

高管增持承诺未履行、分红可怜,成为股价闪崩的主要”动力”

原来,5月30日,金花股份当天共发生2笔董监高人员持股变动。其中,董事张梅以成交均价10.25元增持1000股,共计1.03万元,变动后持股数为1000股。高级管理人员陶玉以成交均价10.25元增持200股,共计2050元,变动后持股数为600股。

算下来,两位高管的增持金额仅为1.23万元。股民们也忍不住纷纷吐槽,调侃道:还不如散户买的多。

如果说5月30日的两位高管的增持金额仅是“意外”的话,那么在此之前发生过的几次增持就不算是意外了。

2018年5月24日,金花股份当天共发生2笔董监高人员持股变动。其中,董事秦川以成交均价10.75元增持300股,共计3225元,变动后持股数为2.94万股;高级管理人员侯亦文以成交均价10.71元增持1000股,共计1.07万元,变动后持股数为1000股。

5月25日,还是上面提到的高管陶玉以成交均价10.54元增持200股,共计2108元;28日,陶玉以成交均价10.48元增持200股,共计2096元。

金花股份高管们前期“敷衍”式的增持,股价之所以没有明显变动,可能是出于投资者的“恻隐之心”,想着之后高管们能按承诺完成增持计划

因为早在去年年底,为了稳定股价,金花股份就曾发布过一个高管增持计划,表示:

增持计划的主要内容: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吴一坚先生及公司部分

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计划于2017年12月29日至2018年4月30日,以不超过

人民币9元/股的价格,通过二级市场集中竞价方式合计增持公司股票不超过500

万股。

不仅如此,金花股份还特意强调,在这期间股价要是超过9元/股,就不会继续增持了。

公告一出,就有投资者“纳闷”,就是增持1股也能完成不超500万股的增持计划呀!金花股份也意识到了这样的问题,发布新公告将“合计增持公司股票不超过500万股”改为了“增持公司股份不低于300万股且不超过500万股”,这才稳住了局势。

转眼间到了2018年5月4日,增持计划的承诺期限已经到了,而金花股份仅完成了4400股的增持,交易金额仅为33572元。

对此,金花股份的解释大意为:诶呀,当初计划的增持时间太短了,没来得及买入,期间还有各种敏感期。对了,这段时间,我们的股价还有超过过9块钱嘞。你们看这样好么,再给我们8个月时间,到今年年底好了。我们继续完成增持计划,原先不是说超过每股9块我们就不增持了嘛,现在此条作废,多少钱我们都买入。但假如我们在这过程中没筹到那么多钱的话,我们可能就完不成增持承诺喽~

可能觉得那个“但是”很打脸,金花股份随后便将实施风险改口称,不存在完不成增持的情况了,想尽办法也要完成。

之后就是大家所看到的股价“跳水”。“跳水”当天,因金花股份未履行增持承诺,证监会也看不下去了。证监会陕西证监局网站发布公告决定对金花股份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吴一坚及董事秦川、张梅、孙圣明、财务总监侯亦文、高级管理人员陶玉6人采取出具警示函的监管措施。

除了高管们增持的“磨磨唧唧”外,金花股份股价的闪崩,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便是分红问题。

5月29日,金花股份发布《2017年年度权益分派实施公告》,大意为:儿童节那天要登记给大家发红包啦,每股含税分红3分钱(税后2.7分钱),非诚勿扰哦,么么哒~

即使看到了分红的好消息,投资者们却依然开心不起来。

儿童节早盘10时49分,金花股份出现异动,最大跌幅达7.37%,创2个月内新低(前复权价格),截止收盘,跌幅3.28%收盘,收盘价9.45/股。

大股东境遇堪忧,自身业绩不畅,喊了十余年要推出的虎骨酒,只是在“吹牛”?

其实,金花股份的分红低也是可以理解的。看看金花股份的处境就知道了。

资料显示,金花股份及各子公司从事生物制药、酒店经营及医药商业。

近年来,金花股份的业绩较为平稳,没有大起大落,也没有很明显的持续上涨或下跌。即使每年有着5到8亿元的营收,但真正到手的净利润每年也只有四五千万。能分给投资者的自然少得可怜。

2016年,金花股份拟收购及增资取得常州华森20%股权、认购华森三维4.76%股权,欲进军3D打印。这在当时算是比较振奋人心的消息,但新业务之后似乎又不了了之。

除了自身的经营因素外,金花股份的前两大股东金花投资控股集团与世纪金花股份的处境也比较尴尬,均质押了其持有的全部股权。

其中,世纪金花股份为金花投资控股集团旗下的一家上市公司。近年来,世纪金花的业绩不怎么好看,逐年处于下降趋势。

除此之外,两大股东的董事长、陕西省曾经的首富,也是如今金花股份的董事长吴一坚,2015年还曾被有关部门协助调查过。

而之所以没有动力开辟新业务,也许还与金花股份一个“吹”了十余年的“牛”有关。

2011年,华泰联合证券的一篇《ST金花:让虎啸山林而金花绽放》的研报中,就有提到:

2007 年9月,公司和五粮液酒业集团合作开发的“人工虎骨保健酒”项目启动,目前研发工作已经全面完成。一旦虎骨酒正式推向市场,有望成为公司新的利润增长点。《中国保健酒业市场研究报告》认为,我国保健酒目前尚处于发展起步阶段,全国性的知名品牌只有椰岛鹿龟和劲牌等寥寥几个。《报告》中一项关于消费市场的统计结果显示:在我国14.32%的消费者经常饮用保健酒,另外52.38%消费者曾经有过饮用经历,对保健酒有所了解的消费者占比为92.4%。

到了2012年8月,华泰证券又发表一篇研报称,虎骨酒正在申报中。

到2014年8月,金花股份董秘孙明在25日上午的电话会议上表示,公司在研的虎骨酒由于以一类新药人工虎骨粉为原料,添加到食品中有一定的审批要求,公司一直在推进此事,但目前还有很多手续需要完善,获批时间具有不确定性。

而就在上个月(5月)24日,陕西辖区上市公司2018年投资者网上集体接待日上,金花股份总经理张梅在本次活动上表示,公司人工虎骨保健酒正在研发中,目前还没有获得生产许可。该产品的补充资料也正在准备中,目前还没有提交。

正在研发?没有提交?那么之前吹过的牛都不算了么?(蓝鲸产经 贾祺)

本文相关软件

金花关键词工具5.1

金花百度指数关键词分析工具百度指数查询关键词工具,专业打造百度指数关键词、关键词分...

更多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