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入解读OpenAI:打造精英军团帮马斯克解放AI

凤凰科技 2018-05-14 11:22:38 精英帮

OpenAI的两位创始人

凤凰科技讯 北京时间4月28日消息,OpenAI是如何成立的?它的目标是什么?最近《连线》杂志刊文对OpenAI项目进行了深入报道。在世人看来,OpenAI由一帮理想主义者组成,也许只有这样的狂人才能帮助马斯克、奥特曼开发出真正的AI。本月OpenAI又向前迈进一步,公司招募了几名重量级研究人员,发布了AI软件。

下面是报道全文:

2015年12月一个周五的下午,特斯拉创始人马斯克、Y Combinator总裁山姆·奥特曼(Sam Altman)宣布成立新的人工智能(AI)公司OpenAI,当时他们正在参加Montreal(加拿大港口城市)AI会议,当会议进入尾声时他们宣布了该消息。

为什么要在最后时刻宣布成立OpenAI的消息呢?有一个原因。无人理睬不是理由,人人关注才是真正的原因。硅谷许多最有影响力的企业冲出来,向OpenAI新招募的AI研究人员开出高薪酬,他们想将人才留在自己的公司内。争抢太激烈,有一些企业甚至在会议举办时挖人,马斯克和奥特曼决定推迟宣布新公司成立的消息,这是原因之一。沃伊切赫·萨林巴(Wojciech Zaremba)是一名研究员,之前曾在谷歌和Facebook见习过,后来成了OpenAI的一员。萨林巴称:“开价很高,近乎疯狂。”

人才争夺战

到底多少钱才算得上疯狂?2年前,机器学习技术开始升温,微软研究院副总裁皮特·李(Peter Lee)曾说过,一名顶级AI研究员的价格超过了NFL(全美橄榄球联赛)顶级四分卫的价格——他说的是一般情况,如果硅谷最著名的两位企业家都想将你招入麾下肯定不在其列。萨林巴表示,OpenAI成立之后,企业给他开出的薪酬比他的市场价值高了1-2倍。

OpenAI给的薪酬并不高,但它能提供其它的激励:不用关心产品和季度盈利,可以专心探索面向未来的研究,最终与所有人分享大多的研究成果。没错,马斯克、奥特曼和OpenAI准备开放研究成果,要知道AI可能会成为21世纪最具革命性的技术,他们居然甘愿放弃。

萨林巴称,正是“疯狂的开价”让他掉转了方向,虽然他很尊重谷歌、Facebook等企业,但他认为一些企业之所以开出高价格抢人,主要是想阻止OpenAI成立,守护他们自己的业务,这种认识使萨林巴更加推崇OpenAI的宏大使命。萨林巴称:“我意识到OpenAI是最佳工作地。”

真是有点讽刺!世界最大的科技企业努力挽留研究人员,像NFL球队挽留明星四分卫一样竞争惨烈,但是研究人员却想分享技术。AI研究是一个纯净的世界,最棒的理念并不是靠下一个产品循环或者利润驱动的——至少不完全由它们驱动。研究人员想让AI更好,如果拒绝分享最新的研究成果,AI就不可能变得更好。

很快,OpenAI将会发布第一批AI软件,这是一个工具包,它用所谓的“增强学习”技术来开发AI系统。谷歌AlphaGo的一项核心技术正是增强学习。有了OpenAI的工具包,你可以开发系统模拟新式机器人,玩Atari游戏,还可以下围棋

游戏刚刚开始。OpenAI准备用10亿美元推动AI奔向未来。如果你了解到OpenAI是如何成立的,未来它准备怎么做,你就会看见下一轮创新的到来。OpenAI能否成为下一轮变革的主体?我们还要等很长一段时间才能知道。OpenAI是一家与众不同的创业公司,推动公司成立的强者们试图向我们证明:全新的AI不只会重塑科技本身,还会重塑科技的构建方式。

OpenAI创始人马斯克

AI无处不在

硅谷并不反对夸张。对于那些大胆的言论,怀疑总是接踵而至,这正是硅谷的精明之处。但在AI领域,变革是真实的。在谷歌和Facebook内部,深度学习技术已经用来辅助互联网服务识别图片、智能手机语音命令、对搜索查询做出响应。未来,深度学习技术还会深入许多领域,它可以协助机器理解自然语言——人类交谈书写的自然形式,它可以开发新式机器人,这些机器人不单可以执行任务,还可以快速学习。一些人相信最终机器会获得“常识”,只有人才有“常识”,我们完全可以将拥有“常识”的机器人作为人来看待。

承诺是美好的,焦虑同样存在。马斯克和奥特曼担心邪恶者会用AI来做坏事,他们开发的AI可能会干出耸人听闻的事情来。在马斯克和奥特曼看来,要与邪恶AI作斗争,最佳策略不是限制AI的接入,而是让更多的人获取。正因如此,他们才组建团队,招募年轻的高智力理想主义者加入,从事全新的项目。

去年夏天的一个晚上,OpenAI在硅谷Rosewood酒店的一个包间内萌芽。

那天晚上马斯克和伊利娅·苏特斯科娃(Ilya Sutskever)正在吃晚餐,苏特斯科娃当时还是Google Brain的员工。Google Brain主要开发深度神经网络,该网络可以分析海量数据,比如识别图片、书写电子邮件、会话,进而学习如何执行任务。苏特斯科娃是项目的主要智囊。

山姆·奥特曼打断了谈话,和他前来的还有几名AI研究人员,格雷格·布罗克曼(Greg Brockman)也在其中。布罗克曼很年轻,拥有丰富的创业经历,他曾经是硅谷数字支付公司Stipe的CTO。大家围绕同一个目标畅谈自己的看法:成立一个新的AI实验室,它既不会被谷歌控制,也不会被其它任何人掌握。布罗克曼称:“在我的想像中,最棒的事情就是以安全的方式推动人类朝着真正的AI前进。”

马斯克之所以现身会议,主要是因为他和奥特曼私交甚笃,还因为他自己的企业经营多项业务,AI对于这些业务来说至关重要,对于未来的世界也至关重要。自动驾驶汽车必然会到来,汽车需要AI。SpaceX要将人类送入太空。一些人警告说一旦系统足够强大,可以自行学习,人类可能会失去对系统的控制权。在警告者中,马斯克的噪门算是最高的了。

难题出现了:世上有一些人最有资格解决这些问题,但是当中的大多数已经为谷歌工作(或者是Facebook、微软、百度、Twitter),餐桌上没有一个人敢保证这些人愿意加入新成立的创业公司,哪怕这家公司的背后有马斯克和奥特曼撑腰。就在大家准备放弃构想时,一个人的讲话打开了思路。苏特斯科娃说:“我觉得风险是存在的,但是如果能够试一试肯定很有趣。”

伊利娅·苏特斯科娃(Ilya Sutskever)

打破常规

和马斯克、奥特曼及其它人交流后,布罗克曼信心更足了,他开始着手建设想的实验室。布罗克曼全身心投入到项目中去,他拜访了约书亚•本吉奥(Yoshua Bengio)。本吉奥是蒙特利尔大学的计算机科学家,还是深度学习技术的元老。在深度学习领域还有两个先驱:杰夫·辛顿(Geoff Hinton)和伊恩·勒坤(Yann LeCun),辛顿现在为谷歌工作,勒坤加入了Facebook。本吉奥承诺将一生奉献给学术事业,基本上游走于产业之外。本吉奥开出一份名单,上面全是深度学习领域最顶尖的研究人员,随后的几周里,布罗克曼竭尽全力拜访名单中的每一个人。

许多研究人员喜欢他的构想,同时又保持警惕。为了打破常规,布罗克曼挑选了最中意的10名研究者,邀请他们周六时一起喝喝酒、吃吃饭,地点定在Napa Valley的一个酿酒厂。按照布罗克曼的安排,驱车前往Napa Valley都是项目的一部分。布罗克曼表示,你必须抵达终点,没法加速,一路上必然会说话。当大家抵达酒厂时,畅谈的气氛还没有散去。苏特斯科娃说:“跟谈话比起来酒是第二位的。”

一天快要结束时,布罗克曼邀请这10名研究人员加入到实验室,他给了大家3周时间考虑。最终10人中有9人参加。硅谷巨头高价邀请,他们都不为所动,现在却为OpenAI捧场。苏特斯科娃谈到老东家谷歌时说:“谷歌开出的条件很诱人,要离开不是一个容易的决定。最终我还是选择了OpenAI,团队成员是一个原因,更重要的是它的使命吸引了我。”

深度学习源起于学术界,直到最近一段时间,谷歌、Facebook、微软等企业才开始大举进入,因为计算力的提升使深度神经网络成为可能,不再停留在纸面上。辛顿和勒坤离开学术界,加入了谷歌和Facebook,主要是因为这些企业拥有庞大的资源,虽然有在企业支持,他们同样需要和其它人协作。正如勒坤所说的,深度学习需要创意的自由流动。勒坤称:“如果你的研究是保密的,你就会落后。”

现在大企业分享的AI研究成果更多了。这是一大改变,谷歌的改变尤其巨大,以前它喜欢将技术秘密禁锢在庞大的在线帝国内,最近他开放了驱动神经网络的软件引擎。尽管如此,为了占据未来制高点,谷歌的核心技术仍然是保密的。布罗克曼、奥特曼、马斯克的目标是将开放理念向前推进一步,他们不愿意一家或者两家企业控制未来的AI。

格雷格·布罗克曼(Greg Brockman)

开放的限制

一切听起来很美了。OpenAI的研究者们可能会发现,以前工作时不得不妥协,现在也一样。开放是存在局限性的。AI长远愿景并非唯一的兴趣点,OpenAI也不是慈善机构。马斯克的企业可以从OpenAI的工作中获益,Y Combinator支持的公司也一样。勒坤认为:“OpenAI的确有一些竞争力,它是非盈利组织,和Y Combinator关系密切,OpenAI的员工是有工资的,就像为企业工作一样。”

据布罗克曼透露,实验室支付的工资没有谷歌、Facebook等企业给的多。布罗克曼还说OpenAI不想给他们太多工资,它会用股票期权来补偿研究人员,最开始会用Y Combinator股票,未来可能会用SpaceX的股票。SpaceX和特斯拉不同,它现在还是一家私营企业。

布罗克曼承诺OpenAI不会优待姐妹公司,他认为OpenAI是一个研究机构,不是一个咨询顾问公司。一旦面临压力,布罗克曼也承认OpenAI的理想化愿景可能会受到限制。OpenAI可能不会将一切研究公开,虽然它的目标是分享大多的成果,要么通过研究论文的形式公开,要么直接通过网络服务进行。“所有研究工作全都公开是没有必要的,也并非最佳方式。”布罗克曼认为,“我们会编写许多开源代码,还有许多内容不会发布。”

苏特斯科娃和布罗克曼都强调,OpenAI可能会为一些研究成果申请专利。“短期内我们不会申请任何专利。”布罗克曼说,“从长远看,如果发现一些事情对世界有利,我们可能会改变策略。”布罗克曼举了个例子,OpenAI可能抢先申请专利反制其它人控制技术。

在一些人看来,申请专利的背后动机就是追求利润,或者说申请专利至少与OpenAI的开源宣言有点差距。艾伦研究院(Allen Institute)AI主管奥伦·艾齐厄尼(Oren Etzioni)认为:“专利系统正是这样运行的,我对他们的方向表示怀疑。”

OpenAI的目标是让AI更自由

超级智力

当马斯克和奥特曼成立OpenAI时,他们还宣称项目可以抵消邪恶人工超级智能的威胁。当然,超级智能可能会诞生于OpenAI创造的技术,但是他们却解释说只要让每个人都可以使用技术,威胁就会被消除。奥特曼认为:“众多的AI会联手阻止偶然存的坏AI为非作歹,这种可能性高得多。”

是不是每个人都同意?非也。牛津大学哲学家尼克·斯特罗姆(Nick Bostrom)对AI的威胁发出警告,他认为如果研究成果的分享毫无限制,坏家伙就会有机可乘,没有任何人可以保证它的安全。斯特罗姆称:“如果掌握一件武器,可以威胁世界,你肯定不想将这件武器交给每一个人。”反之,如果为了阻止邪恶者掌握技术,OpenAI将研究成果封锁,它和谷歌、Facebook又有何区别?

OpenAI是非盈利机构,斯特罗姆认为这点属性可能会带来一些变化。斯特罗姆称OpenAI项目最强大的地方在于它可以监督谷歌、Facebook等企业的行为,可以防止超级智能占据统治地位。

向施乐PARC学习

1月初,9名AI研究人员来到布罗克曼位于旧金山教会区(Mission District)的公寓里开会。项目是全新的,研究者甚至连白板都没有。那天他们买了一些白板,然后开始工作。

布罗克曼认为OpenAI的工作应该从增强学习开始。机器一次又一次学习任务,然后追踪任务的机制并形成最佳结果,这就是增强学习。还有一个主要方向是“无监督学习”,具体来讲就是让机器自己学习,不需要人指导。今时今日,深度学习是由精致的实验室数据驱动的。如果你想训练神经网络识别猫的图片,你必须输入一定数量的图例,这些图例必须贴上猫的标签。整个学习过程由人类监督。和其它许多的研究人员一样,OpenAI的目标是开发一个神经网络,它不需要标签数据就能自动学习。

“如果无监督学习技术足够好,机器就可以从互联网上学习一切知识,和人类通过观看阅读学习知识一样。”布罗克曼解释说。

在布罗克曼的构想中,OpenAI相当于现代的施乐PARC。20世纪70年代,PARC辉煌无比,它的研究是公开的,无拘无束,正是它孕育了图形界面、激光打印机、面向对象的编程。PARC的确归施乐所有,但它的研究却成就了其它企业,比如苹果,因为乔布斯等人熟悉PARC的研究。布罗克曼希望每个人都可以了解OpenAI的研究。

本月,OpenAI又招募了几名重量级研究人员,包括Google Brain前高级研究员伊恩·古德费洛(Ian Goodfellow)。布罗克曼称:“PARC之所以特殊,主要是因为它拥有一大帮聪明的人,他们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大家喜欢分享愿景,不喜欢集中控制。”(编译/虎涛)

本文相关软件

精英帮1

精英帮是全球首个精英资源互动共享平台;通过视频及VR技术实现与精英的零距离接触;通过担...

更多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