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占道摊贩几米外城管隔界干瞪眼

昆明日报 2018-04-22 08:47:48 干瞪眼

得胜桥上的占道经营现象。记者周密摄

下午4点,烈日当头,摊贩孙(化名)站在西苑立交南侧人行道的树荫下和“摊友”聊着天。身旁盖住面包车的塑料布偶尔被风吹起,车厢里的西瓜和火龙果隐约可见。

立交桥的另一侧,五华区丰宁街道城管执法队员正在进行巡查。孙强心里盘算着,再过半小时左右,对面的城管队员就应该走了,就可以去那儿摆摊了。那会儿接近下班时间,正是一天中生意最好的时候。两年来,他一直游走在这个位于三区交界的立交桥下,经营着水果生意。

西苑立交

一桥跨三区

摊贩和城管“兜圈圈”

40分后,五华区丰宁街道城管执法队员离开,孙强和“摊友”随即转到北侧的五华区辖区,卖起水果。刚走没多久,他刚才所站的南侧人行道上就出现了城管执法队员。“不用管他们,那是西山区的城管,管不到这里。”他一边拣着水果,一边跟顾客念叨。

西苑立交桥的城市综合管理工作涉及西山区西苑街道、五华区丰宁街道以及高新区三个管理方。作为人民西路和二环之间的衔接枢纽,加之周边居民区聚集,立交下层人流量很大,因此也聚集了不少流动摊贩。

“因为工作权责的限制,对面的区域我们没法管理。经过多年的周旋,摊贩似乎也摸清了这一情况,常常西山区整治,他们就跑到对面其他区,跟我们打‘游击’。”西苑街道城管执法中队中队长张云昆说,为了整治西苑立交桥下的占道经营现象,三方城管部门也曾进行过联合执法,但大多都是在某些时间节点,无法长期开展。

“我在这里卖了两年多的水果,很多城管都面熟,知道他们管哪一片。”孙强来自外省,因为儿子来云南读大学,他就跟了过来。由于两口子都是下岗职工,年纪大了不好找工作,就选择了自己摆摊。

刚开始,他想去菜市场里找摊位卖水果,但菜市场摊位有限,一些摊位还会被二次转让,租金很高。为了规范占道经营行为,附近的马街搞了一个引摊入市的点。但详细了解下来,孙强打消了去那里的念头――摊位费每天200元左右,一个月就是6000元,自己摆摊一个月也就4000元左右的收入,很不划算。

也有便宜的引摊入市点,每天中午还提供午餐,但位置特别偏远,拉来的水果都卖不出去。”“摊友”刘建国(化名)说,他们也希望政府能够从他们的角度出发,以更加实惠的方式引导他们,他们也愿意配合把这座城市变好。

得胜桥

摊贩两边跑

城管难以越界执法

说起交界,大多数昆明人都会想到盘龙江。下午6点,得胜桥短短20米左右的桥面上,就有5个占道经营的摊贩。“那头的城管来了,我们往这头挪一下,他们就没办法了。”一个卖袜子的摊贩有点得意地说。

夜幕降临,江边热闹起来。盘龙江沿岸敷润桥至小铁桥段,网吧、酒吧、茶室等娱乐场所聚集,市民喜欢到此散步休闲,所以摊贩也就多了起来。占道经营不仅导致通行不畅,还因为一些摊贩不注意卫生,有时把垃圾留在原地,风一吹有些就飘进了江里。

“这些摊贩,都很熟悉哪里是哪个区的管辖区域。”五华区护国街道城管执法中队副中队长孙绍军说,从东风东路往圆通大桥的方向,以盘龙江为界,江两岸分属五华区护国街道和盘龙区鼓楼街道管辖,这就给了摊贩很多的“可趁之机”。“我们一来巡查,他们就从桥上跑到对面。”孙绍军说,由于不能越界执法,只能看着摊贩在对岸继续摆摊,他们也很无奈。

为什么两边不能联合起来一起管理呢?鼓楼街道城管执法中队副中队长陈俊说,去年“创文”期间,在市城管局的统一协调下,鼓楼街道和护国街道相互协调配合、联动执法,取得了很好的效果,占道经营大大改善。但由于没有形成长效机制,后来又变成了“各自为政”。

“同区内好协调,但跨区的就比较麻烦。”陈俊说,鼓楼街道与护国街道也相互协调过,但很多时候都是凭借队员之间的私交,没有建立起相关的联动机制。加之城管执法队员流动性大,一旦不是熟悉的面孔,联动就很难实现。

“没有相互的协同配合,占道经营问题不但难以解决,也容易引起矛盾。”孙绍军说,在执法过程中,一些新队员由于不熟悉管辖区域,常常为了整治占道经营的摊贩,追到对方管辖区内而引起误会,更加不利于解决占道经营的问题。

霖雨桥

江上桥面归谁管

相关管理方说法不一

由于周边居民小区集中,霖雨桥算是盘龙江上游第一座存在占道经营现象的桥。一到傍晚,摊贩直接就将车子停在桥面的非机动车道上。桥两头各有一个五华区和盘龙区的城管岗亭,但常处于无人状态。摊贩说,他们不清楚这里归哪个区的城管管。

不仅是摊贩不清楚,记者也没闹明白――采访中,五华区红云街道相关负责人表示,霖雨桥桥面由盘龙区负责管理。但盘龙区龙泉街道回复称――经确认,霖雨桥不在龙泉街道辖区。随后,记者又采访了盘龙区综合行政执法大队,得到的答复是“说不清”。

为了搞清楚盘龙江上各桥桥面的管理责任,记者先后采访了各区相关街道的城管部门负责人,发现存在部分划分不明确或者相关负责人不清楚的问题。

“从我到街道工作以来,就没有书面的文件明确江上桥面的管理责任。但在我们的日常工作中,得胜桥由西山区管,双龙桥由我们管。”对于辖区两座桥的管理责任,官渡区太和街道城管执法中队这样解释。而西山区金碧街道城管执法中队则表示,得胜桥由四区共同管理,双龙桥由西山区和官渡区共同管理。

其实也并非没有书面文件来明确。在采访中,五华区护国街道和西山区西苑街道分别出示了《关于明确主城八区占道经营跨区交叉点管理权属的通知》和《关于占道经营整治执法交叉点执法区域任务分工的通知》。两份通知落款分别是昆明市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和昆明市“创文”生活环境整治指挥部办公室,下发时间同为2017年4月21日。在两份通知的附件中,得胜桥的明确责任辖区是盘龙区。而对于西苑立交桥的责任辖区,在两份通知中并不相同,分别是高新区和西山区。霖雨桥的责任辖区并没有在其中予以明确。

随评

“尚方宝剑”

用了吗?

一孔

摊贩和城管的“游击战”,早已不算什么新闻了。早几年,摊贩和城管这对“冤家”,玩的是猫和老鼠的游戏,来了跑,走了来。那时,这种常见的街头一景,往往发生在同一个辖区内。如果没跑成功的,就和城管纠缠甚至打斗。

随着时间的推进,小贩们在“游击战”中慢慢摸索出了经验,总结出了一些招数。其中,屡试不爽的当属在辖区交界处摆摊。类似的交界地段,在昆明为数不少,足以满足小贩的需求。这个区的城管来了,就撤到那个区的地盘,还可以大胆“挑衅”:你来啊!来抓我啊!

呵呵,无招了,只能干瞪眼

小贩在“斗争”中成长,变成了“智慧摊贩”。那么相应的,城管也要做到见招拆招,以变应变。

但从报道中可以看出,城管显得很无奈,不能越界执法,似乎束缚住了手脚。那么,联合执法呢?答案是有效的。比如去年“创文”期间,在市城管局的统一协调下,分属不同辖区的城管协调配合、联动执法,取得了很好的效果,占道经营大大改善。但由于没有形成长效机制,后来又变成了“各自为政”。

明显见效的招数,为何没有坚持下去?这个疑问该找谁来解答?

是的,城管在执法中,受困于一些条条框框,导致执法不灵、管理不到位。针对这些问题,早在去年9月份,《昆明市关于深入推进城市执法体制改革 改进城市管理工作的实施方案》就出台了。方案明确了改革的总体要求、目标、任务,同时设定了“时间表”,旨在着力破解城市管理面临的突出问题,高标准推进城市治理工作。方案要求,要树立“城市共管、信息共享、责任共担、荣誉共创”的理念,建立既独立又结合的责任承担机制,制定完善工作标准,做到职责明晰、责任共担,确保各类城市管理问题被及时发现、迅速处置。

这个方案的核心,就是推行“大城管”模式,目的就是提供一种清晰的城市管理模式,在一定程度上解决执法多头的问题,有效避免过去执法过程中出现的边界不清、职权不明等弊端,减少行政管理层次,提高行政管理效率。

既然有了“尚方宝剑”,相信只要严格按照要求认真落实推进,就能有效解决执法中遇到的难题。

本文相关软件

干瞪眼3.0.0 单机版

干瞪眼是较流行的扑克牌游戏,号称比斗地主刺激10倍。2-4人都能玩,打牌过程中,你的牌局命...

更多


'); })();